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 > 小说简评 > 正文

  父爱

  编辑荐:是呀,人们都说父爱如山,不错,天下哪一个父亲,没有不想让自己的子女好的,他们为了整个家,为了子女,操碎了心,受尽了苦,真是让人感动呀!

  前几天在我家的小麦地头等联合割麦时,碰到了以前的老邻居,她说起以前我们家是如何如何的难,父亲是如何如何的能干,一个人干了好几个人的活,真是够辛苦的呀!

  是呀,人们都说父爱如山,不错,天下哪一个父亲,没有不想让自己的子女好的,他们为了整个家,为了子女,操碎了心,受尽了苦,真是让人感动呀!

  我的父亲是千千万万个普通父亲中的一员,但他所承受的苦难却是无人能及的!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兄弟姐妹六人都比较小,干活当然不行了,干一会儿就会觉得特累,就不想干了。每年的豆季子和麦季子我们家都是行动最早的,豆子和小麦还没有熟就开始动手割了,等最后别人家都结束了,我们还没有过完这两个农忙季节。我们家共分了八个人的地,有十多亩呢,那时没有机械,全靠父亲用小架车子,把一年两季的豆子和小麦桔一小车一小车地向家拉,几乎从来没见他歇过,也没听他说过一句抱怨的话,他总是默默无闻地干活,干活,还是干活!

  那时我们家的地块较多,为了拉麦桔省些事,往往一季子要打几个场。记得父亲经常是在地块大的地头边先是用石滚碾压平地,再用水泼湿,在上边撒一些麦康,用石滚再碾压几遍,就成了一个光滑的麦场了。

  那时,由于我们家人多地多,能干活的少,年长的哥和姐都在上学,母亲照顾着我们几个小的,所以家里的农用活大部分都是父亲自己干的。

  现在的豆季和麦季子是真省事,碰巧了有时用一天的时间粮食就拉回家了,还有的粮食都不用进家,直接就卖了,腰里揣着钞票就回家了。那时一块地都要干上好多天才可以干好,整个麦季子或豆季子都要一个多月才可以完工,真是累得让人精疲力尽,浑身无力呀!

  那时别人家的人较多,割了一天的小麦或豆子,在太阳落山前,他们能拉好,打好,扬好场,装好粮食,很顺利地回家休息了。而因为我们家人少,能干活的就只有父母两人,母亲还要回家做饭,照顾我们,所以大部分体力活都落在父亲一个人身上。邻居们都说:不知父亲晚上都是如何干的活,整个一大场小麦或豆子,一夜之间起好场,垛好垛,堆好,扬好场,用袋子装好小麦或豆子再拉回家了,整个过程全部完成,父亲也就不用睡觉了,也没见他何时吃的饭,何时休息过。第二天刚鸡叫,他就拿起镰刀又下地割麦或豆子了,好像一刻也舍不得休息,不知什么是累似的。

  父亲周而复始地干活、干活,还是干活。他有时特别累了,干烦了,干够了,从来没吵过我们,自己往床上一躺,休息几分钟后,又起来下地干活去了。他很少给我们安排干活,可能一是怕累着我们,二是想让我们多花些时间学习。他总是自己干活,干不完接着再干,周而复始,好像不知什么是累似的。我们虽然年龄小,当然不忍心看到父母累得太很了,总是抽出一切时间,不能多干,少干也行,我们多干一些活,就减轻他们的一些压力,有时累得在麦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后却在家里床上躺着呢,不用说,一定又是父亲怕我们冻有病了,把我们抱回家了,自己却连天加夜地干了起来。

  有时母亲来不及做饭,他就用凉馍荚个生辣椒或生葱,蹲在门旁边吃了起来,好像吃得还挺香呢!家里的剩饭、剩菜都成了他的 美味佳肴 。他经常给我们说: 我就是喜欢吃剩的饭,扔了怪可惜的! 剩饭真的好吃吗?长大成家后才知道: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的贵呀!在那个没有钱的年代,能省一点是一点呀!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很少买新衣服,对穿衣从来不讲究,常年穿他的补丁加补丁的衣服,衣服脏了,不舍得用洗衣粉或肥皂洗,总是在清水里用力地搓柔,换了一盆又一盆的灰水,好像他总是洗不干净似的。以前我就没见父亲穿过袜子,无论是再冷的天气,他都是光着脚穿鞋,母亲给他买了袜子,他也不穿,他还乐呵呀地笑着对我们说: 凉快,省了钱给你们上学。 还有就是父亲常年不穿内衣,不舍得买内衣穿,连个毛线衣都不舍得穿,真不知每年的冬季他是如何度过的。

  现在的父亲和以前的父亲一样,虽然已七十多岁了,但仍能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不讲吃,不讲穿,仍是默默无闻地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不愿靠我们养着。我们给他买的新衣服他不穿,给他买的食品他也不舍得吃,总是给母亲吃。唉,真是个好父亲呀!

  上一篇:飞吧!蒲公英 下一篇:父母的爱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亚洲杯盘口投注专线-2019亚洲杯冠军竞猜预售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