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 > 小说简评 > 正文

  我的母亲

  一谨以此篇献给我的以及全天下所有的母亲

  我的母亲来自农村,小学文化。母亲生我那年正逢文化大革命。我爷爷在解放前当过保长,他在当时的成分是地主。虽然我爸和爷爷划清界线,我爸爸的成分是贫农。但在人面前总好象是低人一等。爷爷的财运又不佳,做什么生意都亏本。太公经营下来的家业,到了我爷爷手里基本上是用零来形容。在文革中连我奶奶从娘家中嫁来的仅有的首饰也被抄家者洗劫一空。唯一保留下来的只有一张古老床一一天台人讲七帐面床(音)。当时母亲嫁过来时就睡这张床。其实这张七帐面床开始是凉床,我太婆嫁过来时改暖床,到我奶奶嫁过来时又改为七帐面床。这便是我家的唯一的传家宝。

  那时候都是公社、大队、生产队,奶奶过世时我还不会走路,母亲就用一条长长扁扁的腰带把我背上,到队里干活挣工分。由于成分不好,在队里总是处处受到冷遇。老老实实地干活,人家还要说你 地富反坏 不老实。还要冷言冷语的数落。他们在田里不干活的、指手划脚的反而拿到很高的工分。还把我们成分不好的国家分配的统销统购粮粮票也瓜分了。

  在我五岁那年,我爸得的肝炎。那时生活条件差,医疗技术和设备都没有现在完善。主要靠偏方药治疗。我爸生病后,母亲就四处打听秘方,寻找并採挖中草药。到最后连下锅的米都没有了。母亲就向当时在桥头胶木厂上班的堂阿姨借了3元钱买米。她把买来的米放在家里,自已带上麦碎,到北山大同那里去耘田。这还是偷偷地去,要是让生产队里的人知道了是要严肃处理的。母亲在大同那里耘田,天刚蒙蒙亮就起床干活了,到天黑才从田里走出。有时有月亮的时候夜里也干。这样也只是几天的时间。母亲就用耘田挣来的钱和我们一起度过了难关。在母亲的精心护理下,我爸的肝病一年后终于康复。

  我九岁那年的下半年,刚上小学一年级不久的我,全身上下生了疮,天台人讲生天泡菊(音)。开始是身上几处,到后来全身都是。头上、手上、脚上,浑身都是。那时,医院也没有别的药物,唯一的药物就是青霉素。青霉素用了好多好多,但仍不见效。到后来连路也走不了了。母亲就一次次背着我,往返于医院和回家的路。病情直到第三年春才慢慢地恢复过来。

  母亲对我们很严格。夏天不可以去溪边游泳玩耍,夜里不允许私自出去看电影。当时我们农村都是放露天电影。

  我姐的英年早逝对母亲的打击很大。

  那是2014年农历六月廿五日中午,姐夫从嘉兴打来电话说我姐不小心掉进河里,现在在医院抢救,并叫我立即去医院。我对老婆说了,不要告诉我娘,现在情况还不清楚。我到医院己是傍晚了,我姐已转移到重症监护室,人还在昏迷之中。我们亲人就在这监护室外面陪着。里面病房只有探视时间才可以进去,但不能呆得太久。五天过后,姐还是走了。母亲得知这一消息后,双眼都哭肿了。那种如刀割般的痛,真是无法形容。一个多月后,母亲才渐渐恢复。姐出事那天就是姐生日后的第三天。那年的母亲生日姐来过,还买了好多精肉。做了好多肉圆。那夜,姐在我家宿,和我母亲同床。那一夜,母女俩讲了好多好多,姐还说要带母亲去嘉兴玩几天。没想到那夜竟是母女同床的最后一夜。

  现在,母亲73岁了,我们叫她少干些力气活。她总是说,不干活在家里闲不住。是的,母亲是位吃苦耐劳的人。她从小就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每天早出晚归,辛勤耕作。她说,自己能种的就种,不管粮食还是蔬菜,这样也可节省一笔生活开支。

  今年的母亲节快到了,我就以此篇献我的母亲,同时也献给天下所有的母亲。预祝她们平安!健康!开心!快乐!

  上一篇:期望 下一篇:一路走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亚洲杯盘口投注专线-2019亚洲杯冠军竞猜预售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