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 > 散文文学 > 正文

  花开半夏

  编辑荐:那等不到夏天的春花,在冰雪里已然萎谢。再迟迟的等到春末夏初,便已是极限。此生,愿是那只夏虫,等待的季节只经历夏天。如此的轮回,便不用经历四季,你若不来,我便死去,在下一个轮回中继续守候。

  如此的平静,可内心的感觉,还是自己最清晰。终还是心底装着太多事情,放不下,舍不去,一点点占满心间,总也无法安宁。平静的表象之下,依旧暗涌不断。

  院里的杏花开了,红艳艳的开在春寒料峭之际。光秃秃的山脊,枯黄的野草,蓝天掩映,在一方天地间独自绽放。细数花蕾,含苞的羞涩,盛开的蜿蜒。每一个姿态,都被季节和流光拼凑。

  那一盆开在三月的德国兰,橘红色的花朵,金黄的伴着黑顶的花蕊,一点点的在阳光中绚烂。不曾想得到你的繁茂,却在空气中莫名的忧伤,你从哪里来,将要到哪里去。这样的孤寂和冰寒,该以哪里为终点。荒芜在记忆中的凉薄,怎么去一点点拾起和放下。

  只是一瞬间,竟累到没有任何力气,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下去,呼吸一点点愈加疼痛。喝到胃里的药,安抚着身体的疼痛,减少了神经的磨砺。

  还是想你的吧,想到你的身边,想有一份安慰。突然想到应该有一个家,所以在想着是不是可以买房,是不是可以给自己一个小家。那无处安放的灵魂,可否在某一刻得到港湾,被深拥怀抱。

  春城,是想回去的。

  此刻,漫长的等待和不确定,身心都在煎熬,也害怕别个他是否也是一样的煎熬,是不是也会恨我。一拖再拖,莫不是也是一种考验,看自己是否可以突破,看那个他是否也一样能够突破。还是我们都错了,却不知道错在哪里,该如何去改进?

  心底的波澜还在,总也不能静下心来,放了七天的假期,窝在屋里,守着阳光就好。那副 红楼十二钗 的绣样依旧新鲜,零零散散的落针,每一针都在心底默默的纪念。曾几何时,绣起的画幅,送与你,便以为可以放在你我共同的家里,所以不曾多想。只是你先带走,只是让它先陪着你而已。每一针一线,都是指腹的温度,是否也曾解你寂寞。而今只怕,散落在人海多年,不知那陪在你身边的画幅,是否已落尘。此刻绣着的,便再也不送与谁,让它放在自己的书房,一个小房间,安得下自己的孤寂和清冷。

  放在柜子里的抱枕套,四只可爱的小猫,可以放到客厅的沙发上,或靠或枕,总是好的。

  再把画好的油画带走,放在某个角落。把在西藏收集的石头,安放在书架。

  痴痴的笑颜里,只剩一份悲凉,曾经与谁的梦想,曾经想要的家,不曾来得及安稳,便已是落幕。那盛夏的花朵,在一半的某个夏季猝然而逝。恰似别离,等不到归期。

  到了某个年纪,竟也释然。不再相信誓言,也不轻易许诺。原来那个等了那么多年的人,给的一句话只是因为我们刚刚好,感觉还很合适。所以宁愿放弃,所以从此两不相欠。

  可惜,等到现在,那个他不曾来到,便也不曾将就。若要将就,又何必等到现在。二十九,不小了,家里亲人都在催促,早该把自己嫁出去了。可惜,我的事情,替我操心的人,应该谢谢的,只是......

  算是清醒吧,还想要继续流浪,人海里漂泊。那份孤寂和落寞,等到谁的肩膀去依靠。

  是不是太过强硬,所以活该孤单。

  那个爱自己的女子,可还在人海里流离。

  大西北,路过几个地方,也算匆匆过客,下一程,一定去看胡杨,在胡杨林中许下这一辈子的誓言。看否可以在你路过的风尘里,捎上这一份眷念,化成今生的收获。之后去宁夏,再到安徽,便可沉寂。

  如此,是否也算完满?

  那等不到夏天的春花,在冰雪里已然萎谢。再迟迟的等到春末夏初,便已是极限。此生,愿是那只夏虫,等待的季节只经历夏天。如此的轮回,便不用经历四季,你若不来,我便死去,在下一个轮回中继续守候。

  直到等到你,可好!

  上一篇:满城飞絮 下一篇:佛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亚洲杯盘口投注专线-2019亚洲杯冠军竞猜预售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