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 > 散文文学 > 正文

  格子裙姑娘,终究梦一场

  编辑荐:突然就想到一句话,当你想遇见一个人的时候,机会就摆在你眼前。我想,这才是最好的缘分

  认识W小姐是源于一个公众号推送的文章。这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公众号,运营者也是我比较欣赏的女孩。她推送的每一篇文章我都会仔细的看完,并随后写上自己的感受。

  毫无意外的,我看到了W小姐的文章《大学二三事》。W小姐写, 初来乍到,并没有熟悉的面孔。第一次体会到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仍旧深感孤独的感觉。特别是,你深知,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对周围的一切都有一种莫名的敌意,总是莫名地想逃。 读完第一段,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当初的自己吗。孤独并未因在熙攘的人群和繁华的都市中而减少半分,相反更加深了。

  彼时我已是一名大四的学生,即将毕业,可是我依旧时常感到孤独,但已不再那么在意它的存在,好像它一开始就存在一样。

  我认真的读完她的每一句话。在末尾处,W小姐说, 先把自己的生活过好了,别人才会想要来参与你的生活。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大学生活亦是如此。随便道来也就二三事,道路长又短,愿把生活过的简单而又美好。

  生活简单而美好,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和我有一样想法的女孩。

  文章的最后有一张W小姐的照片。照片中,正是夏天,透过照片依旧能感受到炽热。W小姐站在一棵树下,灰色的墙壁上,倒映着叶子的影子。W小姐,穿着灰色的短袖,头发不长,留着短而齐整的留海,一双眼睛似乎发现了很有趣的东西而急于探寻,微微扬起的唇角写满了笑意。

  这真是一个青涩且简单的姑娘。

  已过了一见倾心的年纪,可是平静的心还是起了波澜。

  也许,自己喜欢上了W小姐。

  那个时候我正准备考W小姐所在学校的研究生。

  突然就想到一句话,当你想遇见一个人的时候,机会就摆在你眼前。我想,这才是最好的缘分。

  加了W小姐的QQ,没想到很快就得到了同意。

  我发了一个笑脸过去,依然坚持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

  W小姐也回了一个笑脸过来,并说自己在上课。

  我直接干脆地告诉她,在微信公众号看到她的文章,告诉她自己很喜欢她的文字。

  W小姐发来害羞的表情,并表示谢谢。

  我告诉W小姐,自己要考她所在学校的研究生,未来可能会和她一个学校,如果能遇到她,该多好。

  W小姐说,加油。

  我说,好。

  聊天到此结束。

  我们好像说了什么,也好像什么也没说。

  但我依旧像是得到了巨大的鼓励一样,迫不及待的想投入到学习当中。

  W小姐,等我,我在心里如此说着。

  很快,考试的时间就到了。考前紧张,考中平静的我,很顺利的做完了所有试卷。像以往一样,把剩下的都交给命运来做决定,我已经做了自己的那一部分。

  等待成绩的日子里,我不时对着W小姐的照片发呆。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对一个陌生的姑娘如此着迷,一向对感情理性的我像是失去了方向,变得迷茫。我开始压制这种冲动,并删去W小姐的照片。

  可有时候你不去想起,记忆它却愈发清晰。

  或许是得到了命运的善待,我通过了考试,英语成绩与国家线一样,不多不少。和别人说着的时候,总是感叹自己运气真是超好。

  W小姐,我终于可以去见你了。

  买好了车票,坐在候车室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我莫名的感到慌张。索性闭上眼睛,戴上耳机,一个人的世界更觉得安稳。

  火车准时到达,准时出发。距我见到W小姐,仅剩下几个小时。

  我讨厌坐火车,尤其是要坐很长时间。我买的卧铺,一上车,就躺在了床上。继续听歌,埋头沉睡。我要到达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可是我却没有一点兴奋的感觉。

  凌晨一点醒来,车厢一片漆黑。没有人说话,我喜欢这安静。穿好衣服,坐在窗前。窗外依旧还是黑夜,只有零星几盏灯光还在。我只是望着,脑海里一片空白,W小姐像是被遗忘了。

  凌晨三点一刻的时候,列车员提醒快要到站。

  我回过神来,将行李整理好,准备下车。静静等待的时间,我开始仔细打量这个我短暂寄宿的地方。

  狭小逼仄的空间里,去往不同城市的陌生男女。轻微的鼾声像打着节拍一样响起。和我对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留着长长的卷发,脸上没有精致的妆容,也因而看得出依旧是个青涩稚嫩的小女孩。睡梦中的她,有些疲惫,却睡得安稳。不知道她去往何处,也不知道她来自何方。

  等到醒来,她或许还不知道身边已经换了一个人,可是那又怎样呢。我们都只不过是过客,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火车渐渐放慢了速度,我知道已经到了。对着这熟睡的陌生人说了一句再见,一路平安。拿起行李,等在门前。

  终于踏上这陌生又熟悉的土地。天边微微发白,但四周依旧陷在黑暗里,看不清。冷清的月台,空气中夹杂着食物的香气,有些冷,却让有着昏涨的脑袋清醒过来。向着出站口走去,我没有再回头,姑娘已远去。

  出站口不知何时已站满了人,在我以为是下来人的亲戚朋友。却在刚越过铁栅门之后,被一群陌生的人给包围了。我瞬间感到不安与惶恐。急于逃离,却是不能。

  他们说,小伙子你去哪呀。

  我不解,但依旧回答,X大学。

  他们接着又说,20元钱马上走。

  看着不远处的红色出租车,我才明白过来。我摇了摇头说,我等人,现在不走。也不再管他们说什么,拉着行李走到了一边。

  风很大,扬起的沙子迷了眼。我坐在行李上,看着这荒芜的夜,开始想家。而我想见的人,就在不远处。

  坐了一会,天没有想象的那么快发亮。对于陌生人的排斥,让我无法去靠近。我知道自己等的是一个永远不会到达的人,于是索性不再等。

  车子开始在小巷里穿行,我惊讶于这座城市的破落。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宽阔的马路,就连路灯也只有零星几盏在亮着。我不竟怀疑自己是否来错了城市。

  司机在说的话,一句也没有听懂。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询问方向,只能打开手机导航,看着车子一点一点把我带到魂牵梦绕的地方。

  下了车,不知道该怎么走。拉着行李,向着一条笔直的路。想着也许不一定能留在这里,现在就好好看看吧。

  校园永远是城市里最安静的地方。当夜开始安眠的时候,一切生灵也都开始进入梦乡。而我喜欢夜。

  路灯是橘黄色的光,一切建筑没有合理的布局,就那样散乱的立在那里。像是随手搭建的城堡。红色砖瓦的破旧房子与现代化的高楼,比邻而居。

  走着走着,一阵风吹来,竟吹来满地落叶。这夜色真美,也许在这里生活也不错。因为没有预订旅舍,我只能漫无目的的走。

  上坡,下坡。走了一圈才知道,这个学校居然不是建在平地上。四野无人,孤独又再度袭来。

  走到大门口时,看见不远处的花坛边坐着一个人。我没有打招呼,坐在他不远处。

  不过,他后来还是开了口。

  你也是来复试的学生吗

  是的。

  你没有找住的地方吗。

  对这里不熟,不知道旅舍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一个学妹。

  我认识一个学姐,但是我不想麻烦她。

  那你一会和我一起吧。

  好。

  不知不觉,我们聊了很多。他姓G,我叫他G先生,G先生在S省上学,家是H省的。从S省坐到这里需要将近二十个小时。我说,我从来没有坐过这么久的车。我甚至不确定自己在听到需要坐这么长的时间后,还会有勇气来这里。

  一切都是为了以后找个好工作。

  嗯,都是如此。

  不知何时,竟下起小雨。我有伞,却不想打开。此时,夜已散去,可是天依旧是灰白。

  他给学妹打电话,说我们在等她。很快,学妹便来了,没有过多热情的交谈。她领着我们左转右拐,来到一个类似集市的地方。

  到了旅馆,因为不确定要住几天,只能把行李暂时放在旅馆老板那里,等打听清楚再做决定。又因为老板要得太贵,我们也不愿意住在那里。

  我们去找了新的地方,是一家麻将馆。老板说,可以腾出两间房让我们住,而且价格便宜。

  我和G先生决定住在这里,尽管在睡觉的可能要听到麻将的声音。

  生活就是如此,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坏。

  安顿好以后,G先生去找了一位师兄,想打听一些情况。而我无所事事,打着伞,继续在校园里闲逛。

  我没有立刻约见W小姐,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或者说,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见W小姐。

  清晨的校园里,已是随处可见上课与自习的学生。突然想起考研时候的自己,也是起的如此早,只为了多看一点书中的知识。

  这个夜色如此美的校园,在白天却没了一点色彩。我没有了逛下去的兴致,准备回旅馆。但却意外的接到W小姐发来的消息,说一会可以见面。我的心开始不自然的跳。

  我说,好,一会大门口见。

  我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回到了旅舍,洗了洗满是疲惫的脸。急于见到W小姐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翻了翻书,却不能集中注意力。没有坐立不安,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

  虽然没有到见面的时间,我还是去了门口等着。不一会,接到W小姐的电话。W小姐说,白色上衣,穿着格子裙的就是我。

  我一回头,就看见了W小姐。向她挥了挥手,我们彼此微笑,向着对方走去。我变得笨拙,不知该怎么开口。W小姐显得很是平淡,仿佛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就是生活中一件平常的小事。

  我们彼此问候,安好。W小姐带我转了转校园。我没告诉她,其实我都已转过这些地方。因为想听她的声音,想记住她的样子。和看到的照片有些不一样,我眼前的W小姐,样子沉稳,说话也慢,头发也由长发变成了短发。

  我有些感叹,大学真是一个改变人的地方。虽然以前的W小姐我也没见过。

  走了一圈,W小姐介绍了各个楼的名字。我没有在听,我在想自己是否真得喜欢W小姐。此刻,我的心对W小姐没有一丝感觉。可是W小姐依旧是我喜欢的姑娘该有的样子,我有些苦恼。

  过了一会,W小姐说要去参加一个活动必须离开。我点点头说,嗯,好。W小姐向我摆了摆手,然后就离开了。我看着W小姐,直到她消失在我的视野。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向我袭来,心隐隐作痛。

  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两天后,我如愿以偿的复试成功。

  我能留下来了。可是却感觉W小姐离我越来越远。回学校以后,我怅然若失,总觉得把某些东西丢在了那座曾经日夜思念的城市。我依旧想念W小姐,可是却逐渐忘了她的样子。深夜醒来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错觉。

  也许,格子裙姑娘,终究是梦一场。

  上一篇:时光之城,记忆之门 下一篇:大同游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亚洲杯盘口投注专线-2019亚洲杯冠军竞猜预售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