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 > 散文文学 > 正文

  关于理想

  可能理想谁都曾经有过,包括你、包括我。

  但是我不知道你曾经的理想是什么,是工人还是警察;是医生还是军人。但是不管怎么样的理想,那都是遥远的事了,今天的你我正为了生活而奔波着,根本就没时间去想当日的理想,只有火烧眉头之苦,为了生活的生计而不停的在这个像热锅的社会奔波挣扎。

  所以当我迷上诗的时候,我就成了很多人眼里的怪人,也许诗人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虚名,所以才会让那么多的人为它执迷不悟,但是诗人的死,诗坛的沉寂,又做如何解释。

  也许生活本来就是一首诗,所以人们在也不需要诗,因为现在的人更懂的生活。有的时候我真觉的自己的想法有点荒谬,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文化修养,自己就是个小学刚毕业的人,而去做的却是文化人的事,这不是荒谬是什么,但是我确实去做了,虽在说我未成功也未成名,但是我却为生活增添不少的乐趣。

  虽然我写的诗,我写的书可能永远都有出不了版,可能写了一辈子到最后我也拿不出哪么多的钱出一本书。但是每当我看着一首首流畅的诗文从自己的手里流出,我的心里就会有一种自我的满足与欣慰。

  因为时间对于一个弱势的人来说,那真的是太多了,多的可以让一个人闲的发慌,因为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八小时工作时间,八小时睡眠时间,吃喝拉撒再除去个把小时以外,哪一个人还剩余六七个小时,难道不能让一个人闲的发慌。

  我曾经有过这种经历,面对工作八小时以外的时间,真的不知道怎么来打发,在这个城市我们拿着哪微薄的报酬注定不能像他们一样潇洒,我们不可能泡吧,也不可能下馆子,因为哪微薄的报酬只能让我们在这个城市维持生计而已,我们只能蜗居在自己的出租房里,面对他人美好富有的生活不停的遐想,其实空余的时间是漫长的煎熬,这种煎熬对于一个具有正常思维的人来说,哪是一种什么滋味,自信却又无力,自卑却又不甘,有力又感觉无用武之地,哪种欲奋欲亢的感受,哪种不甘人后的滋味,对于一个空闲的人来说能不让他胡思乱想吗?

  但是自从我爱上了写作之后,以前哪种感受觉我就一扫而空,因为写作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去想这么多,就算有哪也是很短的一段,就像生活的小插曲,随即一阵微风就一捎而过,因为面对生活的所感所悟,面对生活的眼见耳闻,我的心里总有太多的话要说,我觉的这是对社会的一种责无旁贷的责任,你说是吗,面对哪越来越富裕的物质文明,但是精神的文明却越趋低下,面对哪越来越多崇尚财富的人群,其中有的人手段却变得恶劣卑鄙,贪官、奸商、妓女、刁民不断的增加。

  做为社会善良的一份子,面对社会这些我们应该说,假如这个社会坏人多了,哪肯定好人就没有好日子过,这是一种责任,对于每个公民都应有的责任,就像大街上白天明抢的歹徒,假如有很多人能挺身而出敢干歹徒拼搏,歹徒肯定就不会哪么明目张胆的在大街上抢劫,正是由于人的怂勇才使他们哪么嚣张狂妄,说白了一些都是相辅相成。

  古人说的好众人拾柴火焰高,就像黑夜假如火焰高了,黑暗是否就少了,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假如说真话的人多了,哪说假话的人就会少很多,我们需要每个人都说真话,但这又谈何容易,必竟这个世界是虚伪的,在阿谀奉承下会有太多的人迷失方向,有的人假话听多了真话就不爱听,有的人假话说惯了真话就不会说了,就像哪一个个的贪官污吏,他哪一天不是在跟人民说着假话,他敢说他是个贪官吗,不敢。这种就属于说惯了假话的那种,还有一种就是听惯了假话的人,不爱听真话的人,这种人被手下的人虚伪的繁荣所迷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必竟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是讲人情的,有一本书上就这么说过中国是最具有人情味的一个国家,也正是这种人情关系,所以才让哪么多的人喜欢听假话说话。就像是你就像是我,假如我们都在一个圈子,你我的所作所为,难道我们还不会略知一二,一个人所犯的过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过错,其实这个社会也应该赋予一定的责任,就像古人所说的一样,小时偷针,大来偷金。

  假如一个人小的时候就小拿小摸,父母也不严加看管,长大后肯定是个偷金之人,而这种过错正是由于大人蔬于管教造成的,就像一个大贪官,难道他身边的同事会觉查不到,只是有的人不愿意说而已,有的人不想说而已,而最后才造成对国家不可挽回局面。其实每个人在人情与欲望中,亲情与制度中都难免犯下错误,就像古人所说的一样,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非圣贤,谁能无过。

  只是有的时候我们该如何改正我们的错误而已,就像面对心里善恶的两面,我们该如何去克制他。假如我说我想做的正是这些,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耻笑,因为我必竟不是圣人也不是名人,而且在这市场年代我也不可能不食人间烟火。

  也许我的想做的永远都做不到,因为理想这个东西对人来说简直太虚无飘渺,不相我们可以去问问他人,能实现理想的又能有几个人,可能有的想当律师却当了牧师,有的想当警察却当了医生。

  等等。

  生活到现在人大部分都在替别人完成心愿,不相信你可以问问你身的人,看看能有几个是从事当初想要的职业,也就是小时候所谓的理想。肯定没有几个,有可能甚至没有。别说别人了就说我自己吧,说出来请你不要见笑,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想当一位武师或是警察,因为我从小就是看着武侠小说长大的,所以我希望我能在这大地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到现在是武艺也末一点,警察也末当上,只是在这个大地苦苦挣扎的生活着。而这种理想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也不可能到达,因为现实的生活不可能让我去想这么多,我必须在这个劣汰优生的环境中生存下去,我就必须每天的去工作,不然我就会淘汰甚至因为饥饿贫困而死亡。

  但是现在我有了新的理想,那就是想当一个作家一个诗人,这是在我现有的生活当中允许我这么做的,因为一个作家要付出的究是时间与想法,把你的所见所闻写成一本书,这就是很多作家做过的事,我想每个人都有对生活与遭遇不同的见解,这就成就了不同的作家,你去书店看看其实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的作家,从古至今从未间断过,就像山涧的流水,就像大海的海浪,一荐接一荐,一浪接一浪。

  而对于生活弱势的我们,我们就是有的是时间跟遭遇还有想法,为何不把它写成一本书。就算我们把时间浪费 一部分在这写作上也无所谓,因为我们时间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不值钱,我们工作的一小时可能还点不上餐馆最便宜的一道菜,不是说我自己瞧不起自己,确实是事实如此,不相信我可以带你到处去看看,一个稍微上档次的小饭店,最便宜的一道菜最起码是十元。而我们工作的一小时是多少最多也就是五六块而已。而在我们工作时间以外,我们还有很多的空余时间,我们该怎么办。

  是白白的浪费还是无聊的瞎逛瞎想,对于一个从山村到达城市的民工,不管你怎么瞎想你在这个城市你想一时半会改变现状那也是不可能的,你想想你低廉报酬在这个寸土寸金昂贵的商品年代,我们能干吗,就算我们每个月省吃俭用的能存个三百、五百,那又能干什么。能为自己添件新的衣服,就算你走到了商店的门口当你想起家乡的父母你舍得吗,想想家中父母艰苦的生活,只要是有良心的子女他们肯定是舍不得,肯定会把这几百来之不易的血汗钱寄给自己的父母。

  所以有很多贫困的人总想在写作这方面希望有所建树,因为写作跟其他耕耘一样能得到报酬,而且写作不像别的行业需要付出大量的资金,而是要付出大量的时间跟精力。但是不管什么行当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要有一定的功底与资历,那样才能得到丰厚的报酬,而文章就需要一定的功底,不单单靠几个字就能买到钱的,不然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去写作去了,必定要有一定的寓意与流畅。

  而我想当一名作家,并不是为了那几个字能买几个钱,而是因为现在的社会混浊不清我有许多的话要说。你可能会认为我自鸣清高,说真的我只是对这个社会有所感悟,对自己的生活有所感受,我只是想对我们身边所有的人说真话而已,也许这就是诗人最早具有的特质,就像是古人李白一样豪云壮志却一生怀才不遇,杜甫一生悲天悯人却悲惨一生。假如是为了钱的话我不必这么幸苦的写作,因为我可以继续开我的公司,我一样一年可以挣个十万、八万的,又何必舍弃公司来写作。

  说真的这也是我的一个梦,一个从小自负的梦,我总认为自己聪明具有才华,但是由于小的时候家境的贫寒,受不起良好的教育,所以在步入社会的时候倍受人的冷嘲热讽,虽然说通过机会经过努力,在一定的范围内取的一定的成功与成就,但是想起哪么多曾经跟我一样的人们总有话说。也许他们根本就看不到我写的书,也许他们像我以前一样根本就没 有多余的钱去买书,也许他们跟我以前一样还躲在哪简陋的出租房里认命认输。也许经过几年的努力,我的创作根本就出不了书,但是我一样不会后悔,因我必竟朝着我的目标奋斗过,就像当初为了改变贫困一样四处奔波,四处寻找机会。像那么多年为了寻找机会,像黄牛一样与人任劳任怨也不曾后悔。

  假如我的理想是当一个诗人与作家,那我只是想做个更懂的生活的人。

  只想做一个生活强者,因为只有强者才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做自己想做的事,在现实残酷的面前是多么一件不容易的事,我只想做一回自己,真正的自己。

  做自己想做的事,创造人生的光辉。 我知道我的想法有点荒谬,因为理想根本就是不着边际的东西,不信你我可以去问问他人,能有几个实现自己的理想,就算比尔、盖茨当年他也未曾想到他今后会是微软的总栽,只有在不停的行进中改变方向,才能将自身的价值提升到最高。我不知道我这个弯转的对不对,因为我必竟放弃了别人追求一辈子都要不了的东西,哪就是放弃了可以创造财富的机会,以我现在的公司的状态我只要顺着这个方向,要不了几年我就可以拥有像别人一样的财富,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财富。但是在拥有财富的同时,我一样不会快乐,因为失去了我一直想要追求的生活,就是哪种无拘无束的生活,可能我一辈子就围绕着这财富在打转,可能随着财富的增加像别人一样欲望也随即澎涨,住豪宅开名车。

  到最后失去哪份从山村带来的纯朴与天真,彻底的变成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在供应方与需求玩着哪种猫腻游戏,在竞争与被竞争中使着你虞我诈。说真的我不喜欢这种生活,即使我拥有再多的财富到是后我也不会快乐,因为我失去我最宝贵的东西天真与诚实。就算我拥有再多的财富到最后也就是满身铜臭,我不可能爬上财富金字塔的顶峰,因为我的圈子已经限制了我的发展,到最后也就是成了多少个富翁中的当中一个,而这种富翁在发达的国家可能十几个人中就有一个,哪我一样像以前没有几个人会记的我的名字。

  而做为一个成功的作家就不一样,他会让很多人知道他的名字,甚至还可以传至后朝年代,就像一个已故的名人作家、诗人,不管经过多少的年代人们都会记住他,就像李白就像鲁迅,我想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只要是读过书的人我想就会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这就是文人与商人的区别,不管你是多么成功的商人随着朝代的远去也会在人们心中消失,不相信你可以去问问,谁会记的唐代首富是谁或是哪个朝代的富翁,没有几个人会记的,包括你我肯定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的选择是否错了,但是我今天已经开始朝着我的目标前进了,也许我的理想一辈子都实现不了,因为在如今的商品年代,各行各业都蒙上铜质的臭味。就算我经过一年两年我真的写成一本书,但是一本以说真话的书肯定不会有色情暴力的情节,但是对于以靠色情暴力占领市场的书市。这种书怎么又能占领市场呢,是不是到最后,就算我写成一本书,我的理想也注定要破产,因为一本以说真话的书注定不能畅销,就像现在的书,你到新华书店看看,像哪些真正文学的东西,却没几个人光顾。而地摊上还有小书摊哪些低俗的书籍,却频频有人光顾,而这些书不都是作者虚构出来的虚假情节,而谁都知道这是假的,但是就是令人爱看,还让人爱不舍手。所以在这个虚伪的世界往往一些真实的东西让人无法接受,就像有些人喜欢听奉承话一样,他明明知道这是假的,但是就是有一些人爱听。

  假如我现在的理想是当一个作家与诗人,那肯定是在我环境情况下允许的,因为我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让我去写,还有充足的社会经验与经历让我做写作的参考。最重要的是通过几年的奋斗我拥有一笔不小的财富,让我在几年之内没有了后顾之忧,不用为生活的琐事所烦恼,我可以安心的创作。

  就像回到小的时候,像哪一个个天真的儿童,对着老师说一样,我长大以后要当什么当什么。因为哪个时候他们小可以通过读书来选择实现他们的理想,但是随着学业的结止,人惭惭走上社会很多人的理想也随着终结,但是随着环境的改变人也会改变想法,就是别人说的替别人完成理想的时刻到了,也就是现代所说的创业,也就是每当一个人步入社会以后必须要选择的一种生存之道。

  你不可能还停留在那小学时代,抱着个理想死死不放,还想当你的警察、当你的律师、当你的医生、当你的科学家,因为随着你的学业结止,你的这一些理想都于擦肩而过失之交臂,因为不管你是想当警察还是想当律师当医生,你都必须通过一些专业的学府培育,假如你是想当警察的你就必须通过警校专业的培训,假如你是想当律师的哪你就必须通过政法大学的大门你才可能走上这些工作岗位,而离开了学校步入社会的你已经失去了这种机会。而我们只有创业中选择我们的和生活方式与工作方法,在恰当的时机改变我们方向。

  这就是后来的理想。

  当然理想并不是人人会有,而想法人人都会有。当你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在改变,你不可能没有想法;当你看着新鲜的事物,你不可能没有想法。

  而理想是悲痛,就像我一样一路走来不知道经受过多少的打击与嘲讽,所以理想也只属于少数人,因为很多人在这种打击下都会退缩。

  像当初一样我只是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写写东西,写些小诗。那个时候其实我还没有什么萌发念头,要当什么作家或是诗人,只是写些东西来消磨一些无聊时光而已,只是不想与一些人一样整天除上班之外,就无事非非不知道做些什么。

  但是就因为这个,我被别人送了许多绰号 死人、有病、白日做梦 。说真的当你听着这样的称呼,你会有何感想。

  当然在民工与庸俗的群里根本就不需要有理想的人,假如你要对他们说你想做些什么,你不但会引来耻笑与污辱。

  以理想只属于个别人或少数人,就像一个企业一个国家一样,要把一个企业做好与做坏都是领导说了算。

  就像革命当初一样,其实当兵的没有那多的想法,只是什么党有那么多的理想。

  理想可以改变世界,但改变世界者只属于少数人。所以有理想并不是可耻,只是不成功是可悲。当然跟那些庸俗的人说也是可悲,因为我们根本不需在他们的面前说什么,只要成功就可以了,他们就对我们另眼相看,他们就会闭口不提。

  上一篇:古墨衍芬 下一篇:文.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亚洲杯盘口投注专线-2019亚洲杯冠军竞猜预售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