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 > 散文文学 > 正文

  葡萄美酒夜光杯

  转角遇见的你,只在蜿蜒的远方,地平线的模糊,便是离了岁月,放逐在空间的思恋。

  坐上前往陕北的车子,脑子里闪过的是唐代王翰的诗句: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

  老庄告诉人们了了生死,躯壳和灵魂便可以慰藉平生。几千年幽幽岁月,我们依旧在追寻,在疑惑,为的只是寻根。从哪里来,将要到哪里去。

  轩辕庙恢弘昂扬,矗立在桥山的尾巴上,依山傍水,静卧千年。黄帝陵矗立在桥山之巅,俯瞰炎黄子孙。几度沧桑轮回,穿越在黄土高原,悠悠回荡的魂灵,可曾几度得到回归和抚慰。

  拾级而上,苍柏傲然。寂静的庙宇,五千年前的柏树,是黄帝种在后院的,那雄踞天下的脚印,每一步都映照在华夏子孙的胸膛。

  昂起头,看到的只是一片翠墨,萧萧风声重重,五千年前的风还盘旋在这里,是不舍,是守护,还是祭奠。那断断续续的点滴记忆,是藏在孤寂背后的抚慰。五千年后,您的子孙来到您的坟前,没有三步九叩,只是一步一步的往前,一点点的把泪滴,把感激,把平和融入身体,融进脚步里。终可以来看您,看到五千年前的存在,也在诉说着五千年后的延续。心底有点遗憾,遗憾父亲不曾来,于他,这是他想来的一趟行程吧。

  进到陵园,在您墓前,虔诚的跪下来,给您磕头,不为祈愿,不为求福,只是感激,只是告诉您,五千年后,我们来了。我带着父母的问候,带着家人的温暖,告诉您,我们都记得您。因为是家人,即便魂灵不能直接感应,还是明了为彼此的那颗心。自己的子孙,怎会舍得他受苦,这一点一直都知道,都明了。

  三个头,深深的磕下去,用身体和魂灵去接近您,去告诉您,我们都很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即便骨血相连,只能是祝愿,谁也帮不了谁。相信几千年的岁月,您也明了,您也释然。

  起身,竟有泪滴滑落,是终于见到了您,是终于明了自己的一颗无处安放的心,这一刻竟有片刻的平静。四海漂泊,无处皈依,见到了,明了了,便是此生可以四海为家,可以浮萍随意。心安即是家,即是归宿,让生命得到安顿。

  可惜了那一辈飘荡在滚滚黄沙间的葡萄美酒,不曾带得来,同您共饮此杯。

  再回首,告别,此生不会再来。一路上很用力的拍下的风景,角度不好,技巧没有,纯粹的凭着一颗心,只是为了记忆,为了记得。也许老之将至,还有一份留恋,一份思虑。某个谁,看到这些照片,是不是也会心痛,也会遗憾,也会想念。

  下山了,来过一次的怀抱,拥有的暖意,离开了,这一辈子便也无缘了。睡梦中醒来,车窗外已是夕阳渐进,梦里的他,还是那么冰冷。

  黄河水在右侧的车道旁缓缓东逝,偶或的声响,只是一瞬的恍惚。黄土高坡的风沙,在岁月中千年穿越,千年回响,此刻的砂石伴着星辰明月几千年,而身旁的人群,来来去去,终是陌生。生也罢,死也罢,痛也好,喜也好,都将随风,都将淹没在幽幽历史长卷宗。

  站在黄河岸边,涛涛东逝水,砸在岩坑中的水滴,激起千层浪,层层薄雾回荡在天际,消散在风里。那冰凉的,带着泥土味道的水雾,把站在岩边的人们,随着星月,随着尘埃,一起掩藏,变成黄河的记忆,变成大海的宽阔。遇见过的谁,在这里变得渺小,变得模糊,一点点褪去,在历史舞台上变成了遥远的记忆。再也不见,再也不来,见或不见,都在那里;来或不来,终将别离。

  一壶酒,一箪食,若下次再来,定要不醉不归。

  山路蜿蜒,进入陕北腹地,下一站是延安,不曾想过要去,但是有可以去,心底却是满满的激荡。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范仲淹的浩叹依旧言犹在耳,而我们可以瞻仰和仰望的制高点在哪里。

  那隐藏在黄土高坡腹地中的村村寨寨,那翻山越岭才可见的窑洞,那在多少人生命中向往和思恋的居所,是真的冬暖夏凉么?

  当我们为自己生命中的困难困顿,跌倒抱怨的时候,我们怎么也无法想象到,在陕北的腹地,在祖国大山的一隅,还有很多的家庭和村子,依旧通不了电,他们还在使用煤油灯,使用蜡烛。那么甜的苹果,种出来了,路过的谁买了,还担心是不是坑人的。甜甜的,一丝丝融入心田,两块钱一斤。阿姐脸上深深的皱纹,在风沙,是生命,是岁月留给她最美的证据。

  这些是在公路边,是在有资源相对可以活得更好的人们。那大山腹地里,那生活着的人们,又将是怎样的状态。他们用生命和黄土融合,用青春和季节对抗,只是为了活着,活下去,给孩子和家人一个更好的未来。

  我们可以做什么,我可以做什么。我什么也做不了,只是习惯性的想要买点,然后帮着阿姐一起卖东西,只是简单的三言两语,却也可以帮她多卖出去一点点。纯粹的痴心妄想,纯粹的简单粗暴。

  为自己的那一点点忧伤而疑惑,而悲伤,而无奈,竟也是看轻了自己。自己也许还可以多做一点,再多一点。

  看着双亲的苦难,心底会痛,会失落;看着大地母亲的苦难,心底是木然。陌生的人群中,我们永远不是强大的,却可以变得很勇敢,然后去承当,也可以撑起一片天。

  窗外是灌木覆盖的黄土地,夜已深,点点星光从云层里洒下来。一点点,一滴滴,化成这片土地的色彩,的记忆,的美好。

  喝到嘴里咸咸的味道,母亲河的谁,滋养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若有再见,定要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

  2016-12-04

  上一篇:只有伤还在往事已成风 下一篇:亲不待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2019亚洲杯晋级规程-亚洲杯盘口投注专线-2019亚洲杯冠军竞猜预售 All rights reserved.